找寻“红色记忆”③ 张玉发:集体利益放心中,超前谋划为人民

2019-05-08 09:30:36 侨报融媒原创

1557277961(1).png


人物名片

张玉发,1952年出生,197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沙塘布村支部书记,是沙塘布规划领头人。他眼光超前,敢想敢试,对整个沙塘布的原始规划建设提出了规范化要求。


从张玉发家的阳台往外望去,一幢幢房屋整齐排列,翠山路上车水马龙,路边的红花迎风怒放……眼前的宜居景象与人们印象中的“城中村”相去甚远,这里没有“握手楼”,学校、公园、商业等配套一应俱全,构成了一幅热闹又祥和的画卷。

这个别具一格的“城中村”名叫沙塘布,位于龙岗区南湾街道,实际管理面积仅为0.35平方公里。今年67岁的张玉发曾任沙塘布村支部书记,在他的工作哲学里,集体利益始终被放在第一位。1992年,他带头制定并实施沙塘布村总体规划,奠定了沙塘布的基本风貌和格局。其间,张玉发还为当地经济发展出谋划策,让村民钱袋子鼓了起来,生活好了起来。

面对取得的成绩,张玉发总说那已是过去,更何况自己还是一名党员。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自己只是在大家的支持和信任下作出了正确的决定,最终能够有所成就靠的是集体智慧。

在骨感现实中抓住机遇

积极谋划落实整体规划

初到沙塘布,不少人会对这个名字好奇。

相传沙西河原名东江河,东江河流到吉厦的一个拐角处,形成了一个沙堆。那时,沙塘布人在沙堆旁建了一个池塘养鸡养鸭。鸡群鸭群玩耍弄湿了之后,趴(客家话音是“埔”)在沙堆上晒太阳,因此“沙塘埔”便产生了。随着时间推移,“埔”慢慢演变为“布”,“沙塘布”一名正式产生,一直沿用至今。

时间来到1990年。此时,中国已经改革开放10余年,但沙塘布发展速度却很慢——大多数村民住在老屋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仍是常态,似乎被不断前行的时代所遗忘。

3cdc8bab8c66.jpg

过去的沙塘布楼房低矮,群众文体娱乐活动少。

“我是土生土长的沙塘布人,对这片土地有着很深的感情,一心想让这里变得更好。”一打开话匣子,张玉发就表达了内心所想。1991年,张玉发担任沙塘布村村委会主任,一年后,他接任村支部书记。“能当上村支部书记,是大家对我的信任,也是责任,我必须想方设法改变落后面貌。”上任后,张玉发暗自给自己定下了工作目标。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早在1965年,因修建深圳水库,沙塘布村有相当一部分土地被征用,而后,随着东深引水工程的推进,沙塘布村又贡献了土地资源。“没了土地,发展自然就受限。加上沙塘布村又被划在水源保护区内,对各种土地开发行为有着严格的规定。另外,虽然村里有了集体经济,效益却很差。”张玉发清楚地记得,上任后没多久,电力部门就上门了,说村里已经欠了近100万元的电费,如不能如期支付,就要采取停电措施。

严峻的形势使张玉发整天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既然单打独斗行不通,那就抱团取暖吧。由村里统筹,利用现有资源开发建设,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当这个想法冒出时,张玉发既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找到了一条足以改变沙塘布整体面貌的路子,担心的是万一方案做得不够好,就会留有遗憾,更对不起大家的信任。

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1992年12月前,龙岗区域隶属宝安县管辖。根据当时政策,允许村一级自主制定相关规划。张玉发抓住机会,经过多方协调和确认,并报当时布吉镇政府审批,向宝安县政府备案同意。就在他任职沙塘布村支部书记的当年,一个旨在改变村容村貌、总面积达10万平方米的整体规划开始实施。一时间,整个村沸腾起来,到处都是施工的忙碌景象,大伙干劲十足,也都在憧憬着新家园的模样。

1993年1月1日,龙岗区正式挂牌成立,从那一年起,在全区范围内不再允许村一级进行新的规划开发。“很幸运,我们提前一年做了规划并快速实施,为沙塘布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张玉发感叹自己跑在了时间的前面。

坚定决心甘做当代“愚公”

助推蓝图落地经受考验

1992年初,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第二次南巡,视察深圳,并发表了著名的“南巡讲话”,坚定了中国走改革开放道路的决心。他反复强调,改革开放的胆子要放大一点,敢于试验,看准了的,就要大胆地试,大胆地闯。这一观点给深圳建设经济特区打了一剂强心针,也给了张玉发这位敢想敢试的村支书十足的底气和信心。

自沙塘布整体规划实施以来,张玉发成了最忙碌的那个人。白天,他四处走动,协调各方关系,常常因讨论和完善方案而忘记吃饭;晚上,他不仅要了解当天的施工情况和存在困难,还要变身“巡防员”,带着同事和村民,用双脚丈量每一处工地,一旦发现问题便立即处理。等到一天的事情处理完,陪伴他回家的只有头顶的明月和草丛里的蟋蟀声。

844a64aa70c8.jpg

张玉发退休前的工作照。

当时,根据统一规划,所有新建房屋均朝南分布,从最高点到最低点的整体相对落差为2.75米,配有下水管网和污水管网,实现雨污分流。同时,规划建设21米宽的翠山路及11米宽的翠山路辅路,预留5000平方米土地用作公园建设,还规划建设新的村委办公大楼、篮球场以及商业配套等。更值得一提的是,规定每栋房屋之间的间距必须达到8米,道路之间的间隔则为6米,连屋檐、窗户等都有严格的间隔要求,其核心就是不能侵占公共空间和公共资源。

然而,工程中最大的难题就是西北处的3个山坡。“沙塘布村的地形大致是西北高、东南低。其中,西北处有3个山坡,中间是水田,东南则是人口聚居区,也是老村,地势低洼。”张玉发说,为方便施工,3个山坡必须削平,但必须面临另一个棘手难题:施工会产生大量泥土,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受地势影响,顺着沙湾河流入深圳水库,破坏水质。如果真的发生意外,后果将不堪设想。

规划已经实施,唯有一往无前,关键时刻,张玉发再次站了出来,当着大家的面现场表态:“集全村之力,修建一座挡土墙,出了问题我负责!”此话一出,犹如立了军令状。经过综合考虑,在村委办公楼(现社区工作站)附近修建了一处5米高的挡土墙,叮嘱村干部带领有关工作人员全天候24小时看护,决不能出现丝毫差错,他自己也时常前往查看,时刻绷紧安全弦。“一旦碰到暴雨或台风天气,我的心就会提到嗓子眼,到了晚上更不敢合眼。为了方便时刻检查,我会多买几节电池,就怕手电筒没电。”由于时刻紧绷质量安全这根弦,建成后的挡土墙经受住了考验,张玉发也经受住了考验。

零工资带领大家改善环境

带头拆祖屋支持旧村改造

与张玉发的交谈中,“集体”两个字频频出现。对此,张玉发有着自己的理解——“我出生在1952年,经历了互助组、人民公社的一系列发展历程,所接受的教育也是强调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利益;1975年,我加入中国共产党,更加强化集体理念,慢慢地,想为集体做点事情就成了很自然的事情。”

先来说一则关于张玉发的小故事。

1979年,沙塘布拥有了五金加工厂和蜡烛厂。到1981年,沙塘布引进一家丝花厂,做过文书、会计的张玉发当上了厂长。接触企业一年后,张玉发算了一笔账:1978年,全村农业总收入2.8万元,这还没有扣除成本;1981年,仅自己供职的丝花厂,一年纯利润就有几十万元。同一年,村集体的纯收入也有20多万元。“原来发展工业可以为集体带来这么明显的经济效益,要好好利用,增加村集体的收入。”张玉发在心里这样盘算。

要想发展工业,必须要有可供开发的土地资源和资金投入。此时,张玉发想到了向土地要效益。

1557278660(1).png

曾经的沙塘布。

在此前的规划中,以翠山路为界,东边的土地按村民住宅用地分配给沙塘布原住民,西边的土地则根据当时政策统一对外出售。“1992年,只要满18岁的原住民都可以在翠山路东边分到一块土地,由村民自己出资建房,但总楼层不能超过4层,其他方面也要严格按照规划规定执行。翠山路以西的地块,其主要功能是商业配套,按照当时政策,只要持有深圳户口就可以购买,除了缴纳土地购买费用之外,还需要缴纳一定数额的市政设施费和基础打桩等费用。”据张玉发回忆,该政策实行后,产生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到1992年底,沙塘布村的人均分红达到1万元。钱袋子慢慢鼓起来了,不少人觉得可以歇一歇了,但张玉发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始。于是,他力排众议,将集体总收入的52%统归集体所有,用于发展经济以及社会民生配套建设。

关于张玉发支持集体经济的发展,还有一则暖心的故事。1992年之前,张玉发主动提出不从村里拿一分钱工资,全身心带领大家改善生活环境。到1995年,沙塘布整体规划初见成效,一栋栋房屋整齐排列,所有原住民都搬进了新房,商业配套和民生配套慢慢完善,此时的张玉发稍稍松了一口气。

新村热闹了,旧村却日渐老去,由于长时间疏于管理,不少房屋都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拆除重建成了必然。2011年,沙塘布老村旧改项目启动,张玉发又成了推动项目实施的带头人之一,他主动承担谈判重任,反复沟通,做好解释以及协调工作,还邀请一家专业公司做了全面的设计研究。“工作中,有人就补偿问题提出了质疑,我除了做好解释工作,还当面签订相关补偿协议,第一个拆掉了自己的老房子。”张玉发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了自己支持集体发展的决心。

退下工作岗位没有不舍

坚信年轻干部更有作为

张玉发的家离沙塘布社区工作站不过50米,却很少主动前往工作站,也不会过多地提出想法和建议,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他说:“要让社区的年轻干部充分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带领社区迈入新的发展阶段。”

2012年,张玉发正式退休,离开工作了21年的岗位。他坦言,没有不舍,因为成绩只能代表过去。

退休后,张玉发的日子过得很简单,闲暇之余,他会邀上几个老友,聊一聊当年的奋斗历史,回味那激情燃烧的岁月。由于熟知社区情况,退休后的张玉发还成了社区“活地图”和社区“博物馆”,每次社区遇到土地规划、历史遗留、产权确认等问题时,总会向他请教。

作为一名有着44年党龄的共产党员,张玉发也时刻以严格的要求来规范自己。他常说,以前工作更多的是强调经济发展;如今,社区以管理为主,如何提供全面优质的服务成了首要任务。虽然自己在基层工作多年,但毕竟时代不一样了,社会环境也变了,自己没有调研就没有发言权。“现在的年轻人文化水平普遍较高,有想法,有冲劲,也都干得不错。”张玉发感叹道。

991ab-05a1730d058e.jpg

今天的沙塘布高楼林立,文体配套设施齐全。

这两年,沙塘布社区借助“电气火灾综合整治试点”和“城中村综合整治试点”双试点,整合各类资源,对社区道路交通、公共绿化、安全治理、城市管理等方面进行综合整治,使社区整体环境大大提升,居民生活品质大大改善。

在生机盎然的春季,枝头的嫩芽争先恐后地冒出来,清风拂来,使人心旷神怡。“这是我喜欢的季节。在这季节里,除了生机和活力,也代表了无限美好的未来,我相信沙塘布在新班子的带领下,以后的路会越走越宽。”张玉发借景抒发了自己的情怀。

红色记忆


心中的“红”: 

能为家乡做点事情 是莫大荣幸

沙塘布社区是典型的城中村,又是“非典型”城中村,这里的房屋没有“握手楼”的乱象,学校、商业、住宅等分布合理,成为一处样板。

如今,沙塘布社区种种美好景象都与张玉发一班人有关,他也成了带领家乡人过上好日子的带头人。

任职沙塘布村支部书记后,张玉发把整体规划提上了日程,并克服诸多困难,抓住机遇快速实施。这不仅需要魄力,更需要勇于承担风险的勇气,因为一旦选择走上这条路,就没有办法回头。

“苦日子我体会过,所以,当有机会为家乡做点事情时,我当然会毫不犹豫地迎难而上。”说这番话时,张玉发的眼神显得坚定有力,他坦言,自己是一名党员,就应该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为社区发展谋福利,让人民生活越过越好。1995年,当看到自己主导的规划成果初步显现时,张玉发觉得一切是意料之中的结果,更是兑现了对村民们的庄严承诺。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张玉发生活的沙塘布社区也在不断发展,但纵观社区风貌,其基本格局都源自于张玉发主导的1992年那次规划。每每想到此处,张玉发总说:“能为家乡做点事情,是我莫大的荣幸。”


侨报融媒记者 沈荣/文 张臻斐/图

侨报融媒编辑 欧阳玉美 罗宇文

我要举报
请选择原因(可多选)
提交

提交成功

感谢您的热心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