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浔嘉业藏书楼 “风雨”中的守护

2019-05-14 18:22:36 爱湖州

南浔嘉业藏书楼是近代中国收藏最多、保存最完好的私家藏书楼,为南浔“四象”之首刘镛的长孙刘承干于1924年花巨资所建,因“钦若嘉业”九龙金匾而得名。近百年来,嘉业藏书楼虽然历经岁月的风风雨雨,但在党和政府、几代书楼管理员及当地群众的保护下,依然完好无恙。

嘉业藏书楼共有书库52间,以收藏古籍闻名,多有海内孤本、善本,并以雕版印书蜚声海内,目前仍有藏书约11万册、雕版14万片。自书楼建成之日,刘承干为此记文,劝诫其子孙不得损毁失散。在那个战火无情、动乱未绝的年代,刘承干既是书楼的建造者,也是第一代守护者。


南浔地方文史学者陆士虎


抗日战争时期,刘承干懂得日本人"好全部恶残缺"这样一个读书习惯,便让管理人员把藏书10册以上的拿走第一本,100册以上的拿走第一本和尾巴上一本,首尾两册,藏在求恕里天花板上保存起来。

 

历史上著名的藏书楼曾数以千计,然而大都摆脱不了一个共同的命运:藏书风云流散,仅赖书目传世。刘承干明显幸运于别的藏书家。1949年,解放江南期间,周总理两次指示保护嘉业藏书楼的馆舍与藏书,使这处私人藏书楼和大量珍贵古籍得以完好保存。1951年11月,刘承干将藏书楼全部捐献给了浙江图书馆。

在藏书楼1992年正式对外开放前,大门一直紧闭着。而偌大的藏书楼只有一人管理,他叫汤福璋,是省图书馆派来的管理员。由于在藏书楼附近的中学教书,陆士虎与汤福璋相熟。说起老汤严守规定紧闭大门和机智保护藏书楼的往事,陆士虎肃然起敬:“老汤有一条很好的措施,把里面这些牌坊、砖雕、题词,有古迹的地方,用石灰、泥沙涂上去,上面写上毛主席语录,这就从客观上保护了这些珍贵的文物和古迹。”


历经岁月沧桑和风雨洗礼的嘉业藏书楼完好地保存下来了,在改革开放的年代,在传承的基础上,更好地做好“守护”的文章,成了郑兴宝、郑宗男父子两代管理员有别于汤福璋的重要职责。1983年,因为不抽烟,郑兴宝从部队转业来到藏书楼工作。郑兴宝对火烛之物极其敏感,时刻防患于未然,“为了藏书楼的安全,这里的电源只接到大门口的小平房为止。藏书楼里不接电线,不装电灯,没有任何电器设备。”郑兴宝说。

除了防火,藏书楼对避光、防潮、防虫、通风的要求也很是苛刻。“书籍首先要避光,不能在强烈的阳光下暴晒,嘉业堂的窗户有两层,外面一层白铁皮是涂黑的,它的作用就是避光。第二是防虫,我们以前用樟脑丸,现在已全部替换成芸香草来驱虫。梅雨季之前,把所有的书橱书箱全部关闭,等到梅雨季过后一个月,逐步打开通风。有些书要翻动一下,掸去灰尘,防止纸质的脆化。”郑宗男说。

守护的工作不止于此。1986年开始,郑兴宝和另一位老先生潘勋农为八千多部十万余册的古籍编制了新的藏书目录,并将雕版配上木架妥善保管,使文史工作者和爱好者索骥有图。为进一步保护雕版,去年10月,郑宗男开始着手14万片雕版的建档工作。 “我们应该去守护祖先留下来的遗产,特别是它经过了战乱和其他难以描述的磨难,还能留下这么多宝贵的东西,我们还看得见,我们应该怀着一种感恩的心情去呵护它,不应该让它再遭到任何的破坏。”郑宗男说。

藏书楼是南浔的地标,更是南浔的文化之根和精神引领。书楼的建造者留下了一颗种子,而历代守护人的薪火相传让它生根发芽。郑宗男告诉记者,今年下半年,藏书楼将开始一次比较大范围的修缮。再开放一部分房间,让它更好地为文旅融合服务。此外, 还计划建立藏书文化研究中心,对浙江地区藏书文化做一个系统的研究。

记者:徐怡 王迅 朱俊

编辑:徐怡  李燕

审核:朱熙挺


我要举报
请选择原因(可多选)
提交

提交成功

感谢您的热心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