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根岩层的“金钉子”

2019-08-06 19:17:23

前些年大热的电影《侏罗纪公园》,相信很多观众都印象深刻:形态各异的恐龙、千奇百怪的植物,不仅让人大开眼界,而且惊呼原来远古世界是这样的神奇!但是很多人也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些远在几千万年前的生物,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呢?而他们当时所处的环境又是怎么被还原的呢?这些还要归功于那些平日里默默无闻、辛苦工作的古生物与地层学家们,而我们湖州就出了一位了不起的地层学家,就在上个月,他获得了国际地层学的最高奖项,也是首位获得此殊荣的亚洲科学家!他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教授——沈树忠。

 11

7月4日,沈树忠在意大利米兰获得了国际地层学最高金奖。该奖每四年颁发一次,每次仅一人获奖,是为了表彰对地层学研究有重大贡献的地质科技工作者而设立的。

 11

沈树忠告诉记者,作为首个获得此奖项的亚洲科学家,他认为这不仅是自己的荣誉,更是对基层一线科研工作者的褒奖。

 11

熟悉沈树忠的朋友告诉我们:沈院士为人低调,即使获得了国际殊荣,也谢绝了许多媒体的采访,这与他从小受到的严格家教有关。沈院士出生于湖州塘甸一个小村庄,小时候家里条件十分艰苦,有时连温饱都成问题;即使这样,父母依然重视对他的教育,希望沈树忠能走出农村。

少年沈树忠十分勤奋,经常点着煤油灯学习到深夜;然而第一年报考大学却失利了,沈树忠选择了复读,第二年考入了浙江煤炭工业学校。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他从化工机械专业被调剂到了地质学;三年学成以后,沈树忠成为了一名地质技术员。

虽说井上的工作并不是很轻松,甚至还有一定的危险性,但对于当时的沈树忠来说,地质技术员已经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了。工作几年后,沈树忠渐渐对地质研究产生了兴趣,他发奋学习,为考研做准备。

之后,沈树忠在中国矿业大学读研读博,并在校留任。这样闲适顺遂的生活是平常人所向往的,但他却认为,研究地层学必须拿出一部分时间做野外工作,而之前的艰苦工作,练就了沈树忠良好的体力和不怕吃苦的精神。1994年沈树忠应金玉轩教授邀请,第一次赴西藏希夏邦马峰地区进行野外工作。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没有提前做任何准备就孤身一人去了西藏。

 11

沈树忠的刻苦钻研终于得到了回应,机缘巧合之下,他收到了澳大利亚地质学家的邀约,参加了“中国的冈瓦纳”项目,之后便留在澳大利亚工作。有些人在国外研究期间,渐渐失去了对自己原本专业的兴趣,转而投向就业方向更广、工资待遇更高的行业。但是沈树忠仍旧将所有的热情都注入了对地层学的研究。

 11

沈树忠说,做地层学研究看似枯燥,实则有趣!简单来说,就是根据地层岩石的变化来研究地球的历史。比如生物是如何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复杂的?生物大灭绝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都是地层学家要做的工作。沈院士告诉记者,在地层学研究中,人们常常会听到一个词——“金钉子”,可是大多数人还不了解什么是“金钉子”。

 11

其实在长兴县界内就有一个世界闻名的“金钉子”,它既是二叠系与三叠系界线的标志,又是中生界与古生界之间的标志,被认为是地质历史上三个最大的断代“金钉子”之一,沈树忠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和“金钉子”亲密接触的机会。

 11

沈树忠对长兴“金钉子”的关注,一方面是由于他对于地层学研究的热爱,另一方面也包含着他对故土的思念。也许是在外奔波太久,他格外思念家乡的味道。

 11

这次获得国际地质学金奖之后,沈树忠很快被大众所关注,甚至上了头条、当了“网红”科学家;这让地层学这门原本偏冷门的学科,也慢慢走进了大家的视野。沈树忠说,如果有更多人关注这门学科、有更多人愿意投身这个行业,这是自己所期盼的。

 11


记者: 郑晓玲

编辑:蔡昀

审核:朱熙挺


我要举报
请选择原因(可多选)
提交

提交成功

感谢您的热心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