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2020·扶贫路上丨许红荣:驻村扶贫无小事,细微之处见真情

2020-06-28 10:06:00 掌上衡阳

微信图片_20200422152502.jpg


编者按


他们奔赴乡村,一头扎进扶贫工作中;

他们住进低矮农房,不顾风雨也不计得失。

没有更多豪言壮语,有的只是一次次解决村民的操心事、烦心事和不忘初心的坚定。

许红荣就是这群扶贫队员中的一个。

作者许红荣(衡南县侨联驻茶市镇何祠村扶贫工作队)


“喂,王燕吗?我是何祠村扶贫工作队的许队长,你爸爸最近身体还好吧!”眼看王锋家旧房修缮就要完工,住建部门定于下星期将对修缮后的住房进行验收,待合格后才能拨付修缮款,而户主王锋他还在外地女儿家,正因为需要本人签字认可,我这才打电话给他女儿王燕,希望她尽早送她爸爸回家。

▲房屋修缮前


何祠村杉碧组建档立卡贫困户王锋,今年71岁。他妻子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症,肢体一级残疾,二老没有生小孩,只有一个已出嫁的养女,还有一个远在柬埔寨的侄儿,晚辈们能在老人身边照顾的时间很少。2015年,王锋不幸得了咽喉癌,巨额的手术费、治疗费不但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不少的债务,这个家庭更是陷入了困境。面对这样一户困难侨属,作为一名侨联的干部,我很是揪心。

为了使王锋家庭摆脱困境,我发动单位领导同事献出爱心,主动带头行动。而后又多次向领导和相关部门提出申请,最终为二位老人解决了最低生活保障金255元/月/人,缓解了其生活压力。两位老人的基本生活虽然得到了保障,但那年久失修的住房还是个大问题,下雨天屋顶严重漏水,急需维修。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始终牢记解决好“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这一初心和使命,并将老人的住房纳入2019年度的危房改造修缮计划,但两老还是忧心仲仲。原来老人担心没有经济能力来垫资修房,又怕错过享受危房改造的好政策。这些顾虑,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为了尽快改善老人的居住环境,我毫不犹豫,自掏腰包,为其垫付了2万多元的修缮资金。

▲房屋修缮后


第一次见到罗伊曼小姑娘是在我驻村后不久的一次入户走访。记得那天是星期四,一下车我大老远便见到一个瘦瘦的、个子高高的小姑娘手里捧着瓦钵,嘴里吱吱吱……唠个不停,一群小鸡正围着她。农村的孩子很是怕生,看到我后连跑带喊:“奶奶、奶奶!”随后便怯生生地躲在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后面。

“你是来给我照相的干部吧!来来来,屋里坐。”老人连忙开口道,“昨日组长要我到村里头照相,我人不舒服,唉!嘛要得,又麻烦你来一趟!”

“老人家,我是扶贫工作队的许队长嘞!我是来找罗志波嘞!你老人家是罗志波的娘佬子吧?”

“是啰是啰!咯是我罗志波咯女咧!”

“哦,我以后会经常来,您喊我小许就行。这小姑娘今日吗冒去学校?”

“哦,咯妹几冒读书。”

“冒读书?”我很惊讶地问了一句。

“学校不肯要。”

“老奶奶,不会吧!学校冒得理由不收啊!”我随后又问她,“你想读书不?”她急切地回答,“我想我想,我好想像罗家俊他们一样去读书。”

事后我才知道,小伊曼5岁时爸妈就离异,而建档立卡贫困户的爸爸是视力一级残疾,她平时都是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因智力的问题才导致反反复复辍学。“要是现在还可以进学校就好啰,许队长,你能帮我去学校广一下不?”。望着老人期盼的眼神,“我肯定要把她送去学堂,让她同别的孩子一样学文化、学知识”。当天下午我便联系到石桥小学领导,校领导也非常重视,当即表态,“不管过去什么原因,目前最要紧的是让孩子先入校,从一年级开始!”并与其他老师也沟通好,要求对该生要多加以关心和帮助。

▲给予小伊曼关怀


为了给予小伊曼更多的鼓励,后来我也偶尔买些文具、鞋及衣服等一些日用品去看她。通过多次接触聊天后,她便认可了我这个陌生的叔叔。每次听到她喊我叔叔时,自己也感觉特别亲切。后面老人家还告诉我“许队长,你不晓得,我屋伊曼现在在屋里不听话咯时候,只要广许叔叔会骂人,几就老实嗒。不是前段时间她又不想去上课了不,一提到你的名字后,哎呀!就去了!我现在是果样想:不管几在学校能不能学到吗东西,但字总会多认得几呷吧!对几以后或多或少总会有点用,许书记你广是不?”听到老人的这些话,我感到很欣慰。也正是因为有很多像老奶奶一样的老百姓,他们对我工作的肯定,才让我在扶贫路上没有停下脚步,不敢让他们失望,我希望他们的眼里全是满满的信任,脸上尽是幸福的笑容。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脱贫攻坚工作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我们必须一鼓作气,用真心、用实干,真扶贫、扶真贫,才能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奔小康,也只有这样才能得到老百姓真心认可。


编辑:王丹 责编:梁丽君 三审:张文凯

我要举报
请选择原因(可多选)
提交

提交成功

感谢您的热心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